既然要在专业上做出成就,就一定要有所放弃,尤其要放弃一部分对生活的享受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两个证券分析师在同一家美资投行的香港分公司 工作,分析师甲出生在香港,从八十年代就开始做证 券研究,已经是著名的明星分析师;分析师乙出生在 上海,年纪比甲要小二十多岁,是新入行的年轻人。

某天他们一起被派到中国西部地区去考察当地能 源产业,接到命令之后,分析师甲在一个小时之内就 做好了准备,拿着一个提包前往机场:分析师乙却准 备了三个多小时,回家取来了一个大箱子,在飞机起 飞之前半个小时才到达机场。乙走上飞机看到甲早已 在座位上坐好,手捧着一大堆资料,聚精会神地阅读 着。这些资料都是和中国西部能源企业有关的。

飞机从香港飞到目的地用了近四个小时。在这四个小时里,甲一直坐在座位上读材料,一叠材料读完了,就从提包里拿出另一叠,似乎永远有读不完的材料:乙则打开最新款式的IPod听起了音乐,音乐听完了,又利用IPod的液晶显示器看了一会电影。电影没有放完,飞机就降落了,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飞机降落,两人入住当地最豪华的五星级宾馆, 放下行李,各自出去转了一圈。甲带着一个数码录音 机,在街头巷尾的小店里找店主谈话,询问他们有什 么亲戚朋友在能源企业工作,效益如何,对当地人的 生活有什么影响;乙带着一大堆钱,在当地最大的音 象制品商店买回了许多DVD,并且兴奋地说:“这可比香港卖的品种多,价格也低。”

第二天,两人清早就走访了那家能源企业的几位 髙管及一些中层。晚上,该公司的领导在工厂附近的 豪华餐厅盛情招待两位分析师。酒过三巡,甲借口上 厕所悄悄溜到工厂里,找到几个刚下班的工人询问了 对企业前景的看法。半个多小时之后,他回到酒席 上,看到乙已经喝的半醉,髙兴得满面红光手舞足蹈 了。酒席结束之后,乙打了一辆出租车返回酒店,甲却私下拉着公司领导,走到一旁,询问了自己刚刚从工人那里得知的一些问题,例如工人的养老保险问题以及企业污染治理预算问题。领导一听,吓的脸色煞白,急忙追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甲笑而不答。

第三天,甲和乙又一起参观了工厂车间和采掘基 地,乙一路走马观花,连连说“好”:甲却拿着数码 相机到处拍照,甚至爬到三层楼高的设备上拍摄车间 全景。乙困惑不解,问道:“你拍这些照片有什么 用? ”甲说:“我只懂财务分析,不懂采矿和洗矿, 也不懂怎么把矿石变成燃料煤;所以,我要拍摄精确全面的照片,拿回去给我们的采矿专业分析师过目,分析一下他们的实际技术能力。”乙听了惭愧不已。

三天调研之旅结束,两人一起返回香港。下飞机 时乙对甲说:“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中国大陆的金融业 发展远远比不上香港了。过去我以为自己的专业水平 己经够高了,现在跟你一起出差一趟,感到自己还没有入门。”

甲说:“人和人的智力水平都是接近的,只不过 有的人认真对待工作,有的人只是混饭吃罢了。当年 我开始做分析师的时候,每天把研究报告放在枕头边 上,晚上一直读到困的受不了为止;即使吃饭或坐车 的时候,也一定要读最新的报告。你们现在的年轻人 能够做到这一点吗?既然要在专业上做出成就,就一定要有所放弃,尤其要放弃一部分对生活的享受。”